别说话,Kill me

1因为我恨你

这是一栋空空如也的房子。

    没有家具、没有布艺、没有宠物、没有装饰……只有一个男人躺在冰冷的地板上,他的身旁则是摆着烛光晚餐和生日蛋糕的餐桌。

    这个男人有着极为英俊的面容,堪比男模的高大身材,正值巅峰的完美肌肉,以及……令人销魂的尺寸。

    这个男人是我的丈夫,名叫李虞,享年二十五岁。

    没错,他已经死了。

    就在今天,就在刚刚,午夜的钟声敲过,我们结婚已经一周年。他在我面前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在他死前不久,我穿着最爱的衣服,化着最喜欢的妆,坐在那张几天前还曾经令我们很销魂的沙发椅上,问:“痛吗?因为是用来毒你,我特地选了最痛的一种呢。”

    地上的男人捂着肚子,抽搐不止。

    真可怜呀。

    我止不住得想笑。

    “现在,你的父母和姐姐应该已经在路上了。”我抬腕看表,计算着时间,心中为自己完美的计划而得意,“只可惜,他们赶来最快也要四十分钟。到那时,他们只能看到看到没了呼吸跟心跳的你,摸到你已经变凉的尸体。”

    他身体僵住,吃力地抬起了头,颤抖着那因中毒而格外红润的嘴唇,灵动的眸子闪动着,恐惧而不解地望着我。

    我喜欢这表情。

    我柔声说:“一开始他们并不会觉得心痛,因为根本无法相信这是真的。他们会探你的鼻息,会一直叫你,会抱着你,会颤抖着摇晃你的身子,心悬着,仿佛随时都会从嗓子里跳出来……”

    真是只要想想就令人高兴的画面,“然后他们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跪在你的身边痛哭,绝望得恨不得当场自杀陪你一起去。但是不行,他们发誓为你报仇,就像……”

    我注视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我对我妈妈那样。”

    他却一脸茫然。

    他张了几次口,才发出了如同小鱼吐出的泡泡的微弱声音,“你……佳音……你……为什么?”

    为什么?还能为什么!多蠢的人才能问出这种问题!

    我答得毫不犹豫,“因为我恨你呀!傻瓜!我在报复你!”

    他愣住,呆呆地看着我。

    我的表情一定相当得狰狞。

    然而没有关系。

    连妈妈也去世之后,我的人生就只剩复仇这一件事。为此,我精心策划,卧薪尝胆,赌上了自己的一切。

    如果恨是被压在深海之中地壳之下翻滚的岩浆,那么复仇的快感如同一颗被炸爆的蘑菇云,强烈、振奋、来势汹汹、无可抵挡——他死已经是板上钉钉事,我不用再装了!

    “两年了,我无时无刻不在盼着现在这一刻,一想到你那个作恶多端的老爸马上就能尝到家破人亡的滋味,我就激动得睡不着觉!”趁他没死,我要把一切都告诉他,“有钱有势又怎样?帮派大佬又怎样?唯一的儿子还不是被我杀了?你总说你爸爸不爱你,傻瓜,等你死时,你就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