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妻祸世,废材小姐要翻身

第一章穿越

“快!快抓住她!她是小偷!”

    “呸,个小泼皮,跑哪里去了!”来人狠狠朝地上啐了一口。

    “在那儿呢!在小巷子里,快追!”

    “竟敢偷我们罗家店铺的糕点,爷要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

    大清早儿的洛城,还是一片祥和,三两叫卖吆喝声,行人稀疏松散。然而,罗家铺子门前的街道上却喧哗了起来,一道削瘦的身影穿梭在行人间,小人儿的身后还跟着几个罗家的家仆,个个口中叫骂不断。定睛一看,前头跑着的竟是个十来岁的小姑娘。

    小姑娘身上的衣裳倒是还能看出些许上乘的质地,只是上面打满了补丁,粉色的罗裙几乎快看不出原样了,鹑衣百结,浑身脏兮兮的,凌乱打结的乌发在风中肆意飞舞着,小手紧紧攥着几块糕点,一边跑,一边往嘴里狼吞虎咽的塞着,生怕被人夺了去。小脸噎得通红,还不忘回头看看身后的“追兵”,看到身后的人与自己的距离愈发近了,乌黑的瞳孔瞬间放大,眼中惊惧更甚。

    “呵!哪儿来的泼皮无赖,敢在你罗爷爷手里抢食!不知死活!”

    罗成瞧着近在眼前的小乞儿,伸手从腰间解下一条长鞭,抬手便是一挥,毫不留情的打向前面的小人儿。

    “啪!”的一声,小人儿应声扑倒在地,纤弱的背脊顿时渗出累累鲜血,背上那一条狰狞的血痕,无不诉说着那人的暴行。

    那人仿佛觉得这还不够,正疼的头晕眼花的谢清溪感觉身体一轻,便被人一把拎了起来,男人上下打量一番,顿时嗤笑了一声。

    “我道是谁,原来是谢家的小废物。”

    男人身后的一名壮汉,看到谢清溪乌脏的脸蛋时顿时笑出了声,“我看这谢家是越活越过去了,连个废物都养不起了。”

    其他几个男人也跟着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这洛城里有谁不知道谢家,谢家家主实力雄厚,可不曾想,谢家夫人在生下个废物女儿后便再无所出,自此以后便兄弟阋墙,内斗不断,旁系子弟也争相暗算,只为了抢夺继承人之位,再加上兰家、罗家、陈家三家的合力打击,短短十年间,昔日的洛城七雄之一的谢家,便如大厦崩塌,颓势尽显。危险关头,家主又病倒了,墙倒众人推,枯荣就在那顷刻之间,谢家,没落了。

    眼前这状似乞儿的小女孩,便是谢家’“鼎鼎大名”的废物继承人,谢清溪。

    如今谢家竟然落魄到要他家大小姐上街上偷东西吃的地步了,啧啧,真是令人唏嘘不已。

    被罗家人牢牢抓住的谢清溪,小身子颤抖的犹如筛子,连挣扎的劲儿都提不起来。乌漆漆的眼中布满了恐惧,手也虚软着,已经被揉变形的糕点,“啪嗒”一声,掉落在地。

    罗家对谢家向来是不留情的。

    那名叫罗成的男人,眼中闪过一抹戏谑,而后,恶狠狠的说道“打!给我往死里打!一个废物也敢在我罗家铺子猖狂!”

    手里的人儿被他像破布一般,甩在了地上,抬脚便踹了上去。听到领头的下令,几个男人一拥而上,拳头雨点般的砸下来,谢清溪除了痛苦的呜咽几声,早已虚弱不堪的话都说不来了,蜷缩在地上的谢清溪意识渐渐飘远,眼前是带着灵力的拳头打下时,扬起的尘埃与鲜血,谢清溪自残一般的想着,天上的日子会不会好过一些。而后眼前一黑,便不省人事了。

    “大管家,这小废物,好像死了。”

    不知是持续了多久,一个家仆忽然发现了不对劲,指着地上一点儿动静也没有了的谢清溪开口道。

    “死了?”

    众人闻言也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手上的灵力纷纷散去,带头的男人微微皱眉,众目睽睽下,弯身在谢清溪的鼻子前探了探,发现果然没了呼吸。

    “没想到谢家的小废物,竟死在了我罗成的手里,大家伙儿的,走着,今儿个小爷高兴,请你们吃酒去!”

    罗成哈哈大笑着转身,向着小巷子的外面走去,众人也笑呵呵的应和着,紧跟其后。

    太阳逐渐东升,小巷子也渐渐恢复了平静,独留下谢清溪一个人躺在墙面的阴影下,仿佛周身都上了一层灰,死气沉沉的。

    暮色轮转,夜晚悄然来临,小巷子中冷风瑟瑟,地上的血液也慢慢凝结成褐色血斑,原本一动不动的身体,倏的颤了一下!

    女孩的眉心紧蹙,眼睫不断地颤动,片刻后陡然睁开了双眼!

    “这是哪里?!”

    谢清溪猛然坐起身子,警惕地观察了一下周围,发现没有一个人之后才缓缓地收回目光,低头开始打量起自己来,明显与自己不符的身量,还有这满身的伤痕与隐隐作痛的身体,无一不提醒着她这一切的不寻常。

    之前她明明还在地下仓库和毒枭枪战,怎么就忽然到了这么个地方?!

    脑子里一团乱麻,女孩伸手,使劲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半晌才缓缓地舒展开眉头。

    她想起来了,自己在执行剿灭贩毒组织任务时,胸口中了一枪,失去了意识……难道说,自己已经死了?那这里又是什么地方这也不像是地府啊?!怎么会连身体都变小了呢?!

    而就在她一片迷茫时,一股清流缓缓涌入她的脑海中,一幅幅陌生的画面在她眼前铺展开来,清流的强行灌入,让她头痛欲裂,但关于这具身体的所有记忆也逐渐清晰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当黎明的曙光揭去夜幕的轻纱,女孩终于睁开了紧闭的双眼,她乌黑的瞳孔中闪过一丝寒光,而后深深沉入眼底,整个人透着一股凛冽。

    家道中落,母亲逝世,父亲病重,家族内乱不息,作为家族唯一继承人的她,竟然因为两块糕点就被罗家的人殴打致死!

    既然是你让我重生,那么我从今以后便是谢清溪了,谁要是欺负了她,便要百倍奉还!身为现代的金牌特工,她谢清溪可不是个好揉捏的软柿子!

    鹑衣百结,百结:补丁迭补丁的衣服。形容衣服破烂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