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晚爱

第1章 相亲是个玩意儿

“这个月十号,衡山路的‘寂静时光’咖啡厅,对方是个建筑师。”

    “十三号,新天地的‘江南小馆’,对方是个审计师。”

    “十五号……”

    许一诺坐在客的沙发上,看着母亲边翻记事本边和她说相亲安排,居然从这个月十号排到了……月底!

    听完,许一诺只是觉得脑袋“嗡嗡嗡”的鸣着,耳边不断地萦绕着“建筑师律师审计师老师……”

    “妈……”她瘪着嘴,可怜兮兮地过去抱住了母亲的手臂,在母亲的肩上蹭了蹭,“我才二十五岁,其实你可以不用这么着急我结婚的事情的。”

    许一诺不敢说结婚的事其实她连想都没有想过……

    许妈妈耸耸肩,接着上文重重地吐出两个字:“还有——”

    “……”许一诺意识到母亲接下来的话才是重头戏,有倒到沙发上假装晕死过去的冲动。

    “今天,有个万人相亲大会!”许妈妈说,“你如果觉得后面我给你安排了那么多会很累的话,那就从今天的相亲大会里给我拎一个女婿回来!”

    “……”以为是去逛菜市场咩?还能拎一个女婿回来?

    小泪在许一诺心里纵横……

    “妈妈……”许一诺用无助的目光无声的向母亲传递哀求,头上却挨了母亲重重的一掌,“滚去换衣服!”

    在母亲的威逼利诱下,许一诺不得不换上了一套休闲中不失正式,保守中不失优雅的衣服,开车把母亲带到了中山公园。

    停好车,走进公园看见园内的情景时,许一诺目瞪口呆,忙扶了扶只是用来装饰的黑框眼镜。

    果然是……万人相亲大会啊,诚不欺我,整个公园只看得见一片乌压压的人头!

    许一诺运转着脑袋,琢磨着该怎么样才能不用从这场相亲大会里找个男朋友,且让母亲把后面安排的相亲都推掉。

    “诺诺,诺诺?”

    许妈妈叫了许一诺两声,她没反应,许妈妈干脆狠狠敲了敲她的头:“许一诺!”

    许一诺浑身一颤,“啊?”她惊恐地看向母亲,对上母亲大人恶狠狠的表情时,缩了缩肩膀,弱弱的问:“妈,什么事啊?”

    “你叫诺诺啊?”

    一道陌生的中年女声灌入了许一诺的耳朵,她看过去,见到了一个非常面善的阿姨,阿姨给她看她手上的照片:“我今天是替我儿子来相亲的,我让他联系你,怎么样?”

    许一诺笑了笑,刚要拒绝,旁边的母亲大人却已经把自己的号码给了对方,还连连说着:“一定要联系我们家丫头啊……”

    阿姨笑着走了,还回头看了许一诺不止一眼,眼神里都是满意。

    “没想到啊,”许妈妈拍了拍许一诺的肩膀,“许一诺,你还是有人要的嘛。”

    “……”许一诺差点就哭了,她不明白自家老妈为什么是一副她应该是个万人嫌的口吻。

    “好兆头!”许妈妈斗志昂扬地拉起许一诺的手,“走,我们继续!争取今天把这事给解决了!”

    许一诺被母亲拉着走进了公园,一路收名片收电话手到手软,内心的小宇宙已经燃起小火苗了,面上却还是要维持着小家碧玉的笑容。

    最后,她只能借着上厕所的名目,暂时离开了这片人山人海。

    在奔去卫生间的路上,许一诺一直在想对策。

    她意识到,继续待下去肯定不行,因为会收到更多的名片,那样的话她要应付好多根本记不住的人。

    嗷呜,不要……

    可是,现在回去,母亲大人肯定不让。

    那就只能——破坏这场万人相亲大会了。

    只有大伙都撤了,她的母亲大人才会撤。

    反正搞破坏什么的……一直都是她最擅长的。

    到了卫生间后,许一诺瞅着四下无人,褪去了无害的笑容,摩拳擦掌,一个拳头砸到了盥洗室的镜子上……

    “哗啦——”

    玻璃碎裂,撒了满满一个盥洗台,许一诺的小爪子也如愿被玻璃划伤了。

    “怎么办?出事了!”许一诺尖叫一声,护着血淋淋的手,像只受了巨大惊喜的小兽一样往外跑去——

    她想,她就这样冲到人群中去,不明真相的人们肯定会被她吓到,然后做鸟兽散。

    成功破坏了这场相亲大会后,她再告诉母亲,她看上某个只见过一眼没来得及留联系方式的男人了,后面的相亲全部推掉,她挖地三尺也要把这个男人找出来!

    嘿嘿,她自认为这个方法很赞!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为了把戏演得逼真一点,许一诺一头冲出去,却撞到了一堵人墙。

    啊靠!好痛!

    许一诺用血淋淋的手揉了揉额头,顺便抬头看向那堵人墙。

    不看还好,这一看,她就呆了,彻底忘了自己的小蹄子还是血淋淋的……

    霍炎被一群相亲女缠着,好不容脱了身,是来卫生间避难的,却没想到迎面撞上了更大的灾难。

    他不着痕迹的打量着一头撞向他的女人——正正经经的着装,质地良好。五官小巧精致,远山眉下的双眸泛着一层水光,噙着些许惊慌,红唇微张,愣愣地看着他。

    她的鼻梁上架着一副规矩得有些死板的黑框眼镜,让她看起来乖巧得过分。白皙纤瘦的小手流着血,有让她显得有些可怜无助。

    许一诺同样在打量着霍炎,打量到现在,她忍不住眨巴了一下眼睛。

    这个男人的五官,用完美都不足以形容。

    冷厉的剑眉,深邃狭长的双眸,俊朗分明的轮廓,他的每一处,都像是上帝精心勾勒出来的,无可挑剔。

    只是,这种帅到没有朋友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还没来得及想到答案,许一诺就想到了她刚才做的事情。

    呃,绝对不能让这个男人知道是她把镜子打破的!

    零点零零一秒后,许一诺的脸上就浮出了又痛苦又可怜的表情,无助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发生了什么事?”职业习惯使然,霍炎蹙着眉问——他听见刚才那声巨大的声响了。

    “我……”许一诺的眼睛里蒙着一层薄雾,手上仍然流着血,“我也不知道,镜子突然就碎了。”她举着自己血红的手在霍炎的面前晃了晃,“我的手是被镜子割伤的。”

    霍炎皱起眉,不着痕迹的后退了一步。

    职业使命感告诉他应该进去看看情况,可是看见许一诺流着血的手,他的脚步却迟迟没有迈出去,最后她说了一句自己都意外的话:“你留在这里,不要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