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败血神

第1章 踏尽天下不平事

“唉,怎么没人救他下来啊?你看他一动不动的,不会是死了吧?!”

    中央广场正中心的高台上,一名摸约十二三岁的男孩被粗麻绳紧紧勒在白色的大理石柱上面,赤裸的胸口上全是紫色的鞭痕,裸露的四肢上均有一道可怖的刀口,脚下有一滩干涸的血迹,上面沾着两只已经风干的死苍蝇。杂草般的长发遮住了少年的脸,看不清他表情。就算是在这个死人如喝水吃饭的边塞城市,也不应该对一个孩子如此过分。

    “要救你去救!这可是王大少爷亲自绑上去的。啥?你问王大少爷是谁?王冕啊!那可是黑虎佣兵团团长王浩的独子!城里最大的佣兵团,不提他们每年全城第一的赋税,光人灵师四段巅峰的实力往那一放,城主都得掂量掂量……没看防卫营对这事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咱还是少参合吧。话说回来,这小崽子怎么这么不开眼呢,王大少爷他也敢惹?觉醒都觉醒不了的废物,都没人知道他的名字。要不是北门外那哑巴和尚在狼窝里捡到他,用米汤喂大,他早就饿死在大凉山里了!唉……”

    “他干了什么?怎么就被搞成这样?”

    “那天王大少爷骑着最喜欢的那匹白马从坊市穿过,这狼孩从马蹄底下将阿梅家那小姑娘抢出来,害得那匹马被惊到。王大少爷当时就跟手底下人把这孩子手脚筋给挑了,然后绑到这里。还放话说,谁放他下来就是跟他们黑虎佣兵团过不去!”

    “唉,散了散了,管不起管不起,这都什么世道……”

    “在这黑岩城最好少管闲事,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围观群众嘴里说着无关痛痒的话语离开了,对他们而言知道了这件事只是增加茶余饭后的谈资,并不会有所行动或者站出来表明态度。黑虎佣兵团在黑岩城里作威作福多年,坏事做尽目无王法臭名昭着但无人敢惹,强抢民女逼良为娼、受保护费、强买强卖之类的事没少做,靠的就是四位灵师实力的团长。据说在帝都还有个大靠山,所以就连城主对他们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世界上不公平的事可多着呢,没必要为一个不认识的小子而去触王大少爷的眉头。

    “救救…我……救命……”狼孩虚弱的对台下的人低声乞求道。

    “快走!要是被佣兵团的人看到和他说话就麻烦了!”几乎是一瞬间,广场上的人逃地干干净净。

    “我去年买了个表!”狼孩悲鸣一声,准确的来说是吴云开悲鸣了一声,因为这狼孩早在两小时前就因失血过多而死了。

    吴云开,原本是地球华夏国X市的一名普通的十七岁游戏宅,相熟的都叫他一声胖哥。

    穿越的那天早上,他刚从小区走出来准备去参加本地最大的漫展,一声刺耳的尖叫划破清晨的宁静。

    “我的包!抓小偷啊!”

    吴云开扭头一看,一名二十出头的女性惊慌失措地瘫坐在公交站牌下,一个头戴棒球帽的黑衣小伙胸前挂着一个米色的女式包飞速向他的这个方向跑过来,身后追赶的几个大叔被他越拉越远。

    “小伙子,挡住他!”一个大叔气喘吁吁地对吴云开喊道,话音刚落,那人已经冲到了吴云开前面。“死胖子滚开!”小偷对吴云开骂道,眼看就要从他身边绕过。“CNM!”当时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平时连恐怖片都不看的吴云开嘴里操着国骂凶狠地扑了上去,跟小偷撞了个满怀。双方根本不是一个量级,小偷被他瞬间压在身下。

    “快!我抓住他了!”吴云开对赶来帮忙的路人大声喊道,胳膊忽然传来一阵刺痛。

    “快滚开!”趁着吴云开愣神的功夫,小偷使出吃奶的力气从他身下爬出半个身位。“把包还给人家!”顾不得查看肩膀处的伤口,吴云开奋力一扑拽住小偷的腿。眼看突围无望,小偷突然回过头来,手上半尺长的匕首上还残留着血渍。“还!还!还!还!还……”一刀一接着一刀捅在吴云开的胸上,可他还是牢牢着抱着小偷没有松手,直到一个穿着篮球衣的小伙一脚将小偷踹飞出去,吴云开才无力的趴在地上。

    迷迷糊糊中看到一大群身影围在他跟前,小偷去哪了?

    “快打120!”他听到有人说。

    不是应该打110吗?下雨了吗?为什么地下湿湿的……

    好累啊,好想睡,还没吃早点……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吴云开闭上了眼睛。

    再次醒来,就被半死不活地绑在这个中古时期城市广场中央的石柱子上,手脚筋被挑断跑也跑不了,救也没人救。这个名为“玄灵大陆”的世界比他原来那个要残酷许多……强者草菅人命,弱者犹如蝼蚁。法规法律?不存在的,拳头大才是硬道理,看看身体原主人的下场就知道了,仅仅是因为惊到了恶霸的马就被搞成这样。

    中午,毒辣的太阳照在空无一人的广场上,吴云开怀着满腔的不甘和怨恨,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他不明白,为什么他见义勇为死后没上天堂,而是下了地狱?

    为什么,这个世界怎么会是这样的?我做错了什么?上天如此待我?

    为什么坏人逍遥法外,好人就该被如此欺压?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没人站出来替我说句话?!为什么没人救我?!

    我好恨啊,我好恨啊!

    “力量控制一切。如果没有力量,你不能保护任何事物,包括你自己。”一个痞味十足的青年男音在吴云开耳边响起。

    “你…是谁?你愿意救我下来吗,我绝对不会告诉王大少爷的……求求你了……实在不行的话,哪怕是给我一口吃的也好……我就快死了……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求求你了!求……”吴云开语无伦次迅速说道,他不想死!他要抗争!哪怕是一丁点机会也要抓住!

    “小鬼,能救你的只有你自己。”男声打断了他的话。

    “……你们这些人只想着自己,那王冕也骑在你的头上不是吗?你就没有一点同情性的吗?你们都是魔鬼!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凶兽!”吴云开面容扭曲,眼见得救无望,对着看不到的男人开始咒骂。

    “呵呵,这就是弱者的悲哀啊。他们不救你,是因为他们害怕黑虎佣兵团的报复,他们害怕家人遭到报复,害怕跟你落得一个下场。所以不要怪他们,也许他们想救你,但是有心无力。而你,无论你再怎么怨恨,也只能被绑在这里等死,什么也做不了……”男人语气里极尽嘲讽。

    “够了!不要再说了!”吴云开用尽全身的力气吼道。

    “我知道啊……我也想变强,想拥有实力,我也想把那群渣滓统统送进地狱……”

    “这就对了。”一道寒光闪过,杂草般的头发被尽数斩断。

    吴云开抬起头,看到一名身穿红色战甲,头戴英雄巾的青年男子。

    男子摸约二十七八,星目剑眉高大俊朗,他倒提着一把造型奇特的直刀。

    那是一把薄如蝉翼的通体血红的鬼头刀,长约五尺七寸,宽一尺半,浑身散发着不详地红光。刀柄处刻着一颗惟妙惟肖的银色骷髅头,黑漆漆的眼窝里还点着黄豆大小两盏绿油油的鬼火,忽明忽灭。

    他身上的那套战甲上镶嵌着无数繁杂的符文印记,从胸甲到军靴每一部分上都镶嵌着鹌鹑蛋大小的吴云开叫不出名字的宝石,通体散发出微微的红光。“孩子,你想拥有力量吗?”他的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微笑,目光如炬地盯吴云开。

    “想!做梦都想!”吴云开的头猛地抬起头,看向男青年的目光里充满着渴望。如果他能拥有这样的力量,怎么会任由那些人渣逍遥法外!

    “那就拿去吧!”男青年伸出手,轻轻地放在吴云开脏兮兮的脑袋上。一股暖流顺着头顶奔流而下直冲丹田,轻而易举地击碎了狼孩那发育不良的半个丹田,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针尖大小的红色漩涡,在空荡荡的小腹处缓缓旋转着,温养着吴云开残破不堪的身体,也让他恢复了一点力气。

    “多谢恩公!小子无以为报!还未请教恩公尊姓大名?”吴云开感受着体内的温热,有点惊慌,但更多的是期待和感激。

    “名字?早就忘了。你就叫我大将军吧,以前这里的将士都这么称呼。正义,从来都存在于每个人的心中,实行正义往往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所以有些人在害怕,而另一些人在算计得失,而你则是第三种。为了回应你的这份正义,我赋予你力量,我赋予你职责。”“什么职责?“踏尽天下不平事,我辈岂是蓬蒿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青年插着腰豪气万丈的大笑,身体在逐渐变得半透明。

    “踏进天下不平事……我辈岂是蓬蒿人……将军你怎么了?”吴云开念着这两句诗,觉得心中豁然开朗,一抬头看到半透明的青年吓了一跳。

    “别在意这些,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吴云开!”

    “好名字,拨云见日,心向光明!记住,剑是杀人的凶器,你要永远记住手中的利剑是为何而举起。”男青年变得越来越透明,最后一个字落音身形已经完全消失。

    “大将军!”吴云开惊慌失措地睁开眼,眼前是一丛脏乱的头发,夜晚刺骨的寒风像玻璃渣一样刺向他的伤口,令他紧紧咬紧牙关。小腹处的温暖也消失不见,什么也感觉不到。“老天爷……你他妈别玩我了!为什么临死之前都不能做个好梦?”他绝望地喃喃自语,原来竟一觉睡到了晚上,刚才的都是梦。

    吴云开眼前一阵发黑,眼皮犹如千斤重,他马上就要顶不住了。

    就在这时,一阵细密的脚步声由远到近传进他耳朵里。

    是个小孩。

    吴云开下意识判断道,只有小孩的脚步声才这么密。

    他的眼皮重的睁不开,浑身好像置身于温水之中暖洋洋……

    脚步声在他跟前停了下来。

    “大哥哥,小菊来救你了!先吃点东西吧?”一个稚嫩的童声在吴云开耳边说道。

    求生的意识无比强烈,吴云开的眼睛猛然睁开!

    空荡荡的中央广场上,身穿粗麻布衣服的小女孩将竹篮放在吴云开脚边,拿出一个窝窝头。吴云开现在这具身体虽然年龄不大但也有五尺之高,小女孩拼命垫着脚想把手里的窝窝头送进吴云开嘴里,但还是够不到。“你来了……”原来是身体原主人上次救下的小女孩,吴云开只觉得寒风也不那么冷了,原来这世界上还留有最后一份温暖。

    “大哥哥,张嘴。”不知从哪搬来几块砖头,小女孩终于成功将窝窝头送到吴云开嘴边。

    “哥俩好啊…千杯不倒……”隔壁街道传来微弱的说话声。

    “快走!被看见就麻烦了。”吴云开急急的说道,这个声音他这辈子都忘不了,王冕的左膀右臂苟良,那日废他手脚的其中一人。

    要是被他看到,小菊只怕凶多吉少。

    “大哥哥,别着急,我这就救你下来。”小女孩从裤兜里掏出一把生锈的小刀,趴在吴云开脚边开始割麻绳,对吴云开身上的血渍不闪不避。“走啊!算我求你了,走啊!”吴云开低声吼道,脚步声越来越近。

    “快了!就快了……好了!”小菊蹲在地上擦了擦头上的汗珠,仰头咧嘴笑着看吴云开。

    “那边那个家伙!你在干嘛?!手上拿的是什么?!”一个公鸭嗓拖着长长地颤音大吼大叫,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股浓重的酒味冲进吴云开的鼻孔,他眼睁睁的看着一只黝黑的大手拽着小女孩的领子拖离了自己的视线。

    除了小菊撕心裂肺的哭声,吴云开什么也听不到。

    “嗯,让小爷看看篮子里是什么……窝窝头!?谁他妈让你喂他的?!”一声暴喝之后传来“啪”的一声脆响,小菊的声音消了。“苟良,你这王八蛋怎么敢!”吴云开目呲欲裂,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咆哮着。

    突然,他的头发被拨开,银色的月光毫不吝啬地洒下,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张丑的十分有个性的脸。酒糟鼻子厚嘴唇招风耳,个头居然只能跟十二岁的吴云开齐平,是个侏儒。苟良,黑虎佣兵团副将的儿子,今年十五岁,实力灵者三段,力量与速度大概是吴云开现在这个身体满状态的四倍。不远处,一个小小的灰色身影躺在地上,手里死死抓着一个篮子。看到不省人事的小菊,吴云开充满血丝的眼睛死死瞪着苟良那张土豆脸,那眼神几乎要将眼前人生吞活剥。这帮禽兽,居然连五六岁的小孩子也下得去手!他倒是忘了,他今年也才十二岁。

    “哟?还活着啊?吃点东西呗……”苟良被吴云开的冰冷的眼神吓了一跳,随即轻蔑地一笑,眼神在凶有什么用,还不是被绑在那里。苟良从篮子里拿出一个窝窝头在地上踩了几脚,粗暴地塞进吴云开嘴里。

    一股泥土的腥味充满口腔,吴云开的舌头打了个颤。

    “给我吃啊!给老子吃啊!”苟良捂着吴云开的嘴不让他将里面的东西吐出来。

    我不能死,小菊还在他们手里,这样的渣滓都活的这么滋润,我怎么能死!

    吴云开不知从哪压榨出最后一丝力气,梗着脖子将馒头合着泥巴咽了一口下去。

    苟良看到他如此激烈的反应,笑得更开心了。

    “叫你吃你就吃?草拟吗的叫你吃屎你怎么不去吃?!”苟良对着吴云开塞得鼓囊囊的脸就是一拳,打出了一地的红色馒头渣和四五颗牙。对他而言眼前的吴云开就是蝼蚁,死了就死了,不值得可惜。甚至,虐的越惨,才能更好的在王冕面前邀功呐。

    “好吃吗?再赏你一个大馒头!”

    又是一拳,这次飞出来的只有牙齿,吴云开低着头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他使用得到的那一丁点食物产生的能量,开始冥想。

    虽然不能修炼,但在尚武的黑岩城,静心口诀是人人都会的。

    眼观鼻,鼻观心,心神合一。

    吴云开沉下心来,意识向着丹田的方向前进。

    虽然没有看到红色的气旋,但原本萎缩残破的半个丹田确实不见了。

    踏尽天下不平事,我辈岂是蓬蒿人。

    大将军,你可知道你誓死守卫的城池下如今生活着这样一群败类!如果您泉下有知,如果那个梦是真的,请赐予我力量,我来执行正义!

    吴云开静下心来,在空无一物的小腹里仔细寻找着。

    一无所获。

    一无所获。

    还是一无所获。

    就在吴云开即将退出冥想状态时,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副画面。

    高大的城墙下有着一栋木质结构的破庙,也就是吴云开的住处。画面一路向前推进,破庙前面的大道两旁躺着不少错过进城时间的冒险者。再往前走穿过一片树林,一条小溪映入眼帘,溪底散发着诡异的红光。一个黑色的东西静静地躺在水里……那是一把漆黑如墨的断刀,看起来比月光还要清冷。只有一小截的刀身长约一尺三寸,刀身宽一尺半,断掉的截面上散发着不详地红光。刀柄处刻着一颗惟妙惟肖的银色骷髅头,空洞的眼窝里有着两团红色的鬼火,口里居然叼着一朵鲜艳的玫瑰花。

    看到此刀时吴云开心中一喜,这是大将军的佩刀!

    如此看来,那个梦应该是真的!

    眼前一暗,吴云开的意识又回到了黑漆漆的丹田内,再仔细探查一遍,果然发现小腹最中心的地方多出了一颗针尖大小的红色气旋。吴云开用意识接触那个气旋,感觉就像触碰到了滚烫的岩浆!气旋像滴在水里的油一样陡然炸开,无数红色细线状的能量顺着吴云开的经脉奔腾而出,沿途修补着吴云开残破不堪的躯体,直到到达断掉的手脚筋又被阻挡回小腹再射出去完成一个循环,每一个循环结束吴云开的气力就会恢复一些,手脚筋就会生长一点。吴云开装作被打晕过去,实则身体已经悄悄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断掉的手脚筋缓缓蠕动着,甚至就连断掉的牙齿也在迅速长出来,只要再有一盏茶的功夫,他就要让眼前这渣滓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