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婴邪神

第一章 神秘老者

玄天大陆圣云国,龙山镇外处不知名的山,山路蜿蜒倾斜,青石砌就,石缝流水盈盈,苔藓苍苍,路旁野草丰茂,各色野花争强斗艳。笔·趣·阁wwwbiqugeinfo

    时有藤蔓带着身芬芳,或攀上巨石,或垂下路来,或爬过河去。涧中溪流暴涨,或雪卷浪涌奔涌向前,鸣声清脆;或连飞霜落断岩跌下,扬起阵阵烟尘,咆哮雷鸣;或泓碧波徘徊,砂石历历可数。两面青山折叠对峙,层岩叠嶂,周身皲裂,岩缝灌木密生,苍翠欲流。

    颗三人合抱粗的大树前,个少年握拳击打着身前那沾满血渍的树干,少年大约十四五岁,蓄着头如墨长发,披洒在肩,白如鹤羽的衣衫领口微微敞开,衣衫袖口卷到手臂中间,露出麦色的皮肤,眼睛深邃有神,鼻梁高挺,嘴唇性感,尤其是搭配在起之后,更是犹如上帝手下巧夺天工的作品。

    少年那稚嫩的拳头早已血肉模糊,残红的腥血滴答滴答的掉落,砸在那枯黄的落叶上,在这寂静的山林间显得极为刺耳。

    额头上滑落的汗珠侵进那干裂的嘴唇,咸涩的苦味慢慢在嘴中弥漫开来

    在少年的心中,有个仅有他自己知道的秘密:他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或者,少年的灵魂并不属于这个世界,而是来自个名叫地球的蔚蓝星球,至于他为什么会来到这,这种离奇的经过,他也无法解释

    次日,龙山镇林府,无数人头瞻动,闹非凡。

    今天是林府年度的年终测试。凡是年满十三岁的,都必须上台测试实力,以及资质天赋。

    高台上,林家族长激情昂迈的演讲着,台下片雀跃欢呼,无数青年子弟更激动得满脸通红,泪盈眶。

    玄天大陆,人人都崇尚武道。每名高等阶的武者都是大陆百姓所尊崇的对象,正因如此,很多人都为了成为名武者而开始艰苦的修炼。

    可天意弄人,又不是所有人都有着可以成为武者的资格,哪怕你付出再多的努力,但如果不能聚气成功的话,永远都不能踏入武士境;也只有聚气成功,踏入武士境,才能勉强算得上是位武者。

    “了,废话就不多了,老规矩,先用玄灵柱测试下实力天赋吧。”林家家主遥望着台下这些年轻辈,大声道。

    上台的青年子弟,只需全力轰向玄灵柱,便可测试出其所拥有的力量强度。如若聚气成功,参悟出真气,就可将真气注入玄灵柱,玄灵柱便会显示出其身体所带属性。带的属性越多,证明天赋越。

    比如林家大少爷林杰,十岁聚气成功,进入武士境,现在也才刚满二十,便已经是武士后期,恐怕不用两年,便可踏足武师境;然而,这还不是最震撼人心的,让林家人最骄傲的,还是林杰的天赋属性,他拥有火、土双属性。堪称林家有史以来天赋最的绝世天才。

    玄天大陆,有半人不能修炼,又有百分之八十的人不能聚气成功。无法聚气成功,就更别拥有天赋属性了。

    “林东,五百斤力量,重武士,火属性!”台上,管家大声道。

    “不错,不错,十三岁便聚气成功,也算是位天才。”

    “号称林府前三的天才,果然没个简单。”

    “公主九岁聚气成功,杰大哥十岁,他便是第三个能在十三岁之前聚气成功的,不能不他的天赋还不错”

    台下众人交头接耳,片嘈杂。称赞之声此起彼伏

    “下位,叶铭!”

    “到那个废物了,也不知道那废物聚气成功没有。”

    “聚气成功?你的是什么废话,他能聚气成功,那我还成就宗师了呢!”

    “哼,也不知道老太爷怎么想的,居然肯让这拖油瓶在我们林家混吃混喝”

    台下所有眼睛全部望向不远处那十五岁的少年,嘴里不时飘出谩骂之声,眼神更是冷漠,透着丝丝蔑视

    陈峰抬着那沉如千斤的双脚,慢慢的向玄灵柱走去。那紧握的双手更是青筋暴孔中散发着许许细汗。

    “砰!”紧握的右手缓缓抬起,蓄积身上所有的力量,狠狠的撞击在那坚硬的玄灵柱上

    台下瞬间安静了,静得能听见彼此间的呼吸,静得能听见不远处微风吹拂树叶的沙沙声。

    “哈哈哈哈哈”足有三息,而后整个高台下顿时惊天巨沸,更有甚者左手捂着肚子跪地,右手狠狠的捶打着地面,笑得死去活来。

    “哈哈哈这家伙也太极品了,92斤的力量,他也意思走上台去,是我,撞墙死算了”

    “跟他爹个德性,死了也就算了,还丢个垃圾到我们林家,虽然我们林家不缺这几口饭,但是若让外人看到了,该多丢我们林家的脸面啊”

    “哼,养条狗还可以看家护院,养这么个白痴根本就是浪费粮食”

    高台上的诸多长辈也皱起了眉头,面无表情的看着不远处的陈峰。

    “了,安静!下位:林xx。”族长见场面渐渐混乱,终于站了出来,话语注入真气,对着台下大声道。

    叶铭哪里还敢再作逗留,匆匆走下台,逃离这人间地狱。

    自从随母亲来到林府,叶铭便从没有笑过。叶铭知道,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这些年他也习惯了,承受能力也不至于脆弱不堪

    圣龙山,玄天大山脉上的座普通山峰。里面蛮兽成群,危机四伏,但也是富饶诱人的地方;里面不仅有诸多药材灵草,而且还蕴藏着无数高人宝藏。

    由此,玄天大山脉是诸多宗王朝,以及家族势力培养精英,磨历下代的不二首选。圣龙山,只能算是玄天大山脉的外围。

    玄天大山脉贯穿了整个大陆。山脉的最深处,没有个人知道里面蕴藏着什么。据,就算是整个大陆最强的皇阶大能,进入其中也极有可能会陨落。所以,世人对玄天大山脉的最深处,是恐惧的,是迷茫的;所以,玄天大山脉最深处才被称之为---迷之森林。

    镇外大约十数里有个山村,是距离圣龙山最近的地方。

    村子的除了背后的圣龙山,周围还有不少荒野凉地。蜿蜒起伏的山岭上,丛林挺拔,绿竹婆娑,林海苍郁,藤萝披拂。清新宁谧的山村间,沟壑纵横,阡陌错落,村道逶迤,鸡犬相闻。

    在村子的中间,条风光旖旎的河,从村东头的群山之间委蛇而来,又向村西的崇岭幽谷翩然而去。夹岸枫杨参天,浓荫匝地,垂柳婀娜,幽篁摇曳,宛若轻盈的丝带在仙子的腰间缠绵飘逸,又如巨蟒在山谷中蜿蜒出没。掩映着平桥卧波,田畴稻浪,组成幅美轮美奂的自然风光画卷,令人留连忘返。

    河清纯秀丽,风姿绰约,柔情万状;河两岸娟秀的山峦、河床边突兀的巉岩、河畔葳蕤的高树、河湾清澈的澄潭、滩头雪白的浪花、涟漪间潜跃的游鱼;还有河面上长长的木桥在清波中的倒影;沙洲上随风摇曳白絮纷飞的芦芒;打鱼的老人撑着竹排撒捕捞的剪影;顽童在河中嬉戏飞扬的水花……

    遥看着眼下的山村,陈峰那满是愁容的脸依旧没有丝变化。每次被人嘲笑,陈峰都会到这里,躺在那柔软碧绿的山坡上,享受这生活中唯有的宁静。

    山村外半里处有条大道,无数青年才俊成群结队,熙熙攘攘,踏向那熟悉而又陌生的圣龙山。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着个梦,幻想着有天能碰上某位前辈大能的传承密境,习练逆天功法,拾得无上神兵。叶铭也有着这样的个梦,然而却始终不敢付诸行动。

    思绪了良久,还是站起了身,走下山坡,加入那熙熙攘攘的人群,向那圣龙山走去

    而叶铭离去不久,空间突然阵蠕动,随即两道苍老的身影,犹如鬼魅般的出现在那山坡之上。

    “这家伙灵魂力非常之高,但却迟迟无法聚气成功,倒也的确是件怪事。”其中名身着灰色长袍的老者,望着陈峰那离去的身影,低声道。

    “如果他能聚气成功的话,再加上优良的培养,倒也不会比你的徒儿差。”听到灰袍老者的话后,青衣老者抚摩着自己那如雪般白皙的胡须,微笑着道。

    “可惜,他并不能。”而灰袍老者却是摇头道,不过在青袍老者提到自己徒儿的时候,其脸上闪现丝骄傲的笑容。

    “呵呵,那倒也未必。”见到灰袍老者否认了自己的话后,青袍老者突然掌心翻,颗如鸡蛋大的白色物体出现在其掌心之中,只见此物体呈椭圆型,层晶莹的光华将其围绕其中,坡为漂亮。

    “你不会是用它帮那子吧?你不是不收徒吗,怎么这次对这子动心了?”看到青袍老者手中的妖核,灰袍老者鄙了青袍老者眼道。

    “谁我不收徒?只是直没遇到合适的;看这子灵魂力不错,就送他段机缘,并非是收他为徒,只是这妖核放在我这里也是无用,不如将它送给有需的人。”青袍老者望着已远去的陈峰笑着道,随即便身型阵闪,便消失在原地。

    “你这老东西。”见青袍老者消失,灰袍老者面带微笑的摇摇头,随即也凭空消失了,二人就像从未出现过般,没有留下丝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