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仙记

第1章 黑店伙计

“马骝,你麻溜点,再不快些干活,老娘扒了你的皮!”一家客栈中,传来了粗暴的骂声。

    这是“龙来客栈”。

    位于京城几十里之外,坐落城南,生意倒也算是火红;反倒是老板娘“马三娘”是一个贪财的主,为了节约开支,居然选择活宰来往客人做包子伙食。

    至于老板!?

    还真不敢相信有人敢娶这么一个恶毒心肠的妇女。

    或许是这老板娘运气好,还真有人不识趣的娶了她当老婆,结果可想而知,整日被老婆骂,还不敢反驳,出门脸都没得了,不敢见人。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老板娘的脾气越来越加的暴躁,老板“沈丘”终究无法抵挡,从人贩子那里买来了一个杂役“马骝”!让马骝来代替自己,承受马三娘滔滔不绝的口炮。

    说起这马骝,倒也是勤快,年岁不大,身高七尺,约有十五六岁,皮肤黝黑黝黑,一笑便露出满头大白牙,嘴角两旁,还挂着两个酒窝,憨憨的样子很是讨客人欢喜。

    在别人眼中,马骝是一个聪明且懂人情世故的好小二,好孩子。

    可在马三娘眼中那便是无比的不顺眼了。无剔可挑,有点自然就变成了缺点。

    而且,这马骝虽然聪明伶俐,做起事来不留一丝痕迹。不过,他有一个缺点,那就是在其额头上,生有三块大疙瘩,每一块都如同一颗龙眼般大小。

    有人说这是三花聚顶,能带来福气、财气;可也有人说马骝是个怪胎,会带来晦气。

    当然了,有些人的心理都是十分巧妙的,宁愿相信有鬼,也不愿意相信大家的各自一张嘴。

    这马三娘,自然便是这有些人的其中之一了。她每一次看到马骝,都会忍不住的骂上马骝几句,或者是拿着厚厚的板子,在马骝的头上狠狠的敲打几下。

    或许只有这样,也只有这样,她认为才能够将马骝身上的晦气给打散。可每一次挨打,马骝都会狠狠的忍着,尽管他的心中有万般不服气。

    毕竟,任谁平白无故的整日遭打,心中也会怨念叠生的。

    就像现在,突然响起的咒骂声,便意味着等待马骝的又是一顿胖揍!

    不过,纵使马骝等了许久,也不见老板娘提着板子出来,心中顿时松了口气,暗自庆幸:看来,早上的决定是正确的。

    今天早上,马骝早早的便将那马三娘的厚厚板子给藏了起来,以防万一。果然,现在真的避过了一次挨揍。

    “死扒皮,迟早劳资有本事了,要把你吊打三天三夜!”这是马骝此时心中的唯一想法,甚至他做梦,都想要狠狠的揍马三娘一顿。

    “扒皮”这是马骝给马三娘取得外号,听上去就知道能够有着这般称号的人,定然是一个极为刻薄的人。

    这马骝在龙来客栈,可没有所谓的工钱,他每个月最大的幸福与期待,便是能够稳定的在每月三号,可以见到京城中大司马“夏燕江”家的三小姐。

    说起这位三小姐,那可是长得貌美如花,肌肤若羊脂般晶莹,吹弹可破,容貌更是不用说了,乃是佳人中的佳人。

    这不,今天便是三号,一想起那位美丽的姑娘,马骝心中便乐滋滋了,所有的不愉快都一扫而尽。

    而他之所以选择在今天藏起马三娘的板子避免挨揍,也是保护自己英俊的面孔——他自己认为的英俊。

    每一次的等待,都如同度日如年,马骝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那位司马家的三小姐。

    然而,客栈中人来人往,太多的人,他需要忙活很多事情,并不是每一次都能够看上一段时间;有时候,仅仅只能够看上一眼。

    可哪怕只是一眼,对马骝来说,也足够了,是上天对他最大的恩赐。

    这里的人很多,如江湖侠客,旅行的诗人,还有旅商行会等等。

    这里总是很热闹,特别是在马骝来了之后,生意明显变的更加好了。

    在龙来客栈,从来不缺乏的便是侠客这样的客人。而这是马三娘的一个忌讳,她从来不会对这些侠客出手,因为这些人的背景太复杂,她惹不起。

    马三娘有三不动,侠客不动,当官的不动,长得丑的也不动。

    这三不动中,有两条都十分合理。至于第三条,便是其自己的解释。按照马三娘的话来说便是,长得丑,影响包子的质量,会令味道产生一种质的变化。

    “马骝儿,来壶酒!”一个满脸狰狞,在右眼处有着一道惊心动目的疤痕的大汉突然打断了马骝的沉思,吆喝道。

    “得嘞!五爷您的酒!”

    不得不说马骝是一个十分圆滑的人,他与这些诗人、官人、乃至侠客、商旅之间,都有着良好的关系。

    狂傲的侠客,自高的官人,乃至滑溜的商旅,每一位客人,都被他服侍的服服帖帖。

    比如,原本马三娘令其在每壶酒中都取出一半,掺入一般清水,可马骝并不这样做,他会以最为合理的方式处理这里问题。

    寻常,京城中的官人,每一次到来都会给马骝打赏,他也就拿这打赏的钱,补上自己上全份酒的差额。

    不过,马骝时常也会得到一些自己意想不到的收获,如侠客会教他一些基本的防身本领,诗人也会教他读书识字,旅商会教他理财之道。

    因此,马骝收获是巨大的。若不是他身为卑微,被贩卖在这家黑店,哪怕能够换取寻常人的身份,恐怕也足以能够进京考取功名。

    可以说是这家店,阻拦了马骝的前途。

    马骝困了,便会站在收钱的柜台打盹,尽管马三娘不允许他这样做,可他却是总会在等待那位司马家三小姐的漫长时间中不小心的睡着。

    其实这并不是马骝真的累了,只是这他太过于专注了,才会如此的困乏。

    “吱!”

    门外传来了马叫声,紧接着便是走进来三四人,他们皆身穿锦绣长袍,有着一股说不出的贵气,在这些人中,有着一名极其美丽的少女,美的令人窒息。

    “噔!”正在打盹中的马骝被马匹声惊醒,猛然一下给磕到了柜台之上,顿时大叫道:“好痛……”

    缓缓的抬起额头,马骝正想上前迎接,但却是发现了那名少女,那名美得令人窒息的少女……

    只见那是一名身穿粉色长裙,她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秀发自然而扬起向后,眼眸灵光转动,有着几分调皮,几分淘气。

    “是她……”马骝忍不住吞了声口水,双眸呆泄的盯着正前方门口处的少女,仿佛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了他与她两个人。